您現在的位置: 海安中學>> 學生園地>> 校園文學>>正文內容

校園文學

果 然

《悲慘世界》里,有這么一個長舌婦,這樣議論苦命的芳汀:我早就猜到她是那種女人,可不,果然!專門跑了一趟弄了個明白,雖然花了不少錢,但這錢花得我心里舒坦!。 那個果然,聽得我心里一顫一顫。好一個果然,好一個刨根究底不留疑惑!把柔弱的芳汀,再一次推入無盡的深淵。

名著善以典型概群體,我深信不疑。直到現在,我們生活中還充斥著這樣那樣的“果然”:

“樓下老李一家都不高興,我猜是他女兒高考沒考好,可不,我表弟的同事的孩子和她同班,一問,果然,一本都沒考上!”

“瞧瞧那豪車,單位新來的小王一定有背景。嚯,果然!她老公是個局長!”

語氣中,流露出洋洋得意,喜不自禁,仿佛被隱藏的真相,只是那孫猴兒,任你怎么翻云覆雨也逃不出我如來的掌心。又像是早已挖好的陷阱,只等著你跳下去,然后撫掌:哈,果然!

他們極感興趣暗自揣摩的是什么?是少女懷春的心思,是羞于啟齒的私情,是緘口不言后的內因,甚至只是以卑鄙小人之心度坦坦蕩蕩君子之腹。而猜測并終而果然的原因是什么?好奇?打住打住,又不是五歲稚童,哪兒來那么多對新世界的不解。我不想把這歸咎為求知,求知是神圣的,一定。在我看來,這便是可悲的無趣。

而更加可悲的是,發出這聲“果然”的,大多是中下階級的平民,大多也有著一抓一大把的不順心。《悲慘世界》里的那個長舌婦,也只是一個貧苦的女工,那些向更弱者揮刀的,往往是受到壓迫的的弱者。那陰險的猜測,自以為意的果然,來自于紙迷金醉的社會,內心極度空虛無聊無法滿足;來自于經濟物質壓力下,胸中的積怨無法排解。于是那空虛,便要用挖掘勁爆的八卦新聞來填補;那抑郁,只得通過找尋比自己更慘的事,更落魄的人來自慰宣泄。

可怕的是,這種心理,這種現象,正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。貧富差距的擴大而越來越常見。一些小道消息,八卦新聞剛被傳出,總能馬上被刷上熱搜,然后,圍著的一群吃瓜者一陣興奮,發揚刨根究底、辯證求解的精神,查找蛛絲馬跡,探尋隱秘證據,慎重思考,嚴密推斷,得出一個自認為無懈可擊的結論:“這個歌手一定吸毒超一年了”又或是“這個女明星一向行為不檢點。”津津有味,不亦樂乎。等到有好事者終于把真相扒出,那些猜中了的,洋洋得意,如我前文所描述,滿意地來一句:“可不,果然!” 而那些沒猜中的,總能于勁爆與驚訝中尋得些所缺的快感,然后再接再勵,下次繼續。

好一出讓人啼笑皆非的鬧劇!那些花邊新聞可恥的點擊率、播放量,或許昭示著正日益扭曲的人性和逐漸墮落的社會。我希望不會是這樣,我不愿這成為“果然”。可這確實可以,讓一件事在一片“果然”聲之中益發惡化發酵,不可收拾;讓一個人被迷茫空虛所埋葬,泯滅于不可輪回之境;讓一個社會,因虛偽和不信任漸次低溫,終成為雪洞桎梏。走在街上,盡是猜疑與陌生,互看一眼,都是含著“果然”的嘲笑。

想想便一陣發冷。我不要這“果然”,我們該怎么辦。不揮刀向他人,便應反省自己的內心。在巨大的繁華之后,須得有一種內收的形式。有一顆平淡的心,是“我心素已閑,清川淡如此”。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是山水的最高境界,看人也一樣。我們不該有那么多“果然”,果然該用在自己身上。我嘗試用果然造一些該有的句子,他大膽預測基因新理論,經過多年實驗努力,果然,成功了。這例子未免有些俗套,但我完全有理由相信,許許多多這樣的果然,會推動這社會有條不紊向前邁進;每個人摸摸胸口,都會感受到一顆沉甸甸的心。

或許,不,一定會有一天,這會成為現實。到時候,我定要洋洋得意地來一句:

“可不,果然!”

?

該文獲“蘇教國際杯”江蘇省第十八屆中學生作文大賽(高中組)現場決賽特等獎(第七名)。


高二(5)?牛昱涵

?

七乐彩票 UC彩票 | 58彩票 | 迪士尼彩票 | 一品彩 | 海南彩票 | 3cp上彩票 |